北名有宇

“有没有因为这部戏跟他关系特别好,像兄弟一样的演员啊?”

“就白宇啊~”

今天刚刚在B站上看见的

笑到头掉

龙哥的语气是真的一点儿迟疑都没有啊【doge脸】

我果然是flag成精啊

今天我输【众生皆苦】,我输入法直接莫名其妙的跟了个【你是草莓味】

笑疯了,然后想起来我们白甜甜,就开始点头表示对对对,北北就是草莓味哒,炒鸡甜

结果白叔今天就穿得粉粉嫩嫩的,像颗草莓夹心糖【doge】

emmmmmmm

让我想想下次该立什么flag【笑哭】

微博真是深得我心

热搜都要挨到一起【doge】

你问我白宇是谁?

他是一个留胡子和刮胡子都能上热搜的男人【doge】

【图源微博】

逐光【朱白/宇龙无差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逐光
# RPS
#禁止上升真人
#短小,但并不精悍
#私设几年后国内同性婚姻合法,个人期盼而已
     
      『在这世上,有些相遇,如鲸向海,如鸟投林。』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朱一龙觉得自己遇见白宇就是这样。
        白宇就像一颗在宇宙中默默散发着光芒的星星,自己被情不自禁的吸引,伸出手忍不住想要靠近他。
        毕竟,有谁不愿意去拥抱光呢?
        温暖的。
        明亮的。
        灼人的。
        简直要让人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    朱一龙做了个梦,能过审的那种。
        在梦里,他一直在黑暗中寻找着什么,跌跌撞撞的追着唯一的那道光。走了很久很久,似乎终于到了尽头。在那里,有一个人逆光而立,眉眼不晰,向他伸出手。
        但朱一龙记得他很清楚的喊出了对方的名字:
        “白宇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们耿直的朱一龙小朋友并没有太深入的去分析,很干脆的给白宇发了条微信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哥哥:小白,我梦见你了。
        白宇的信息回的很快。
        小白:哥哥有这么想我吗?【坏笑】
        朱一龙抿嘴笑了笑,发了条语音。
        看见朱一龙回了条语音,白宇笑得前仰后合,想起了那句为粉丝津津乐道的奶里奶气的“你走开”,笑到手抖的点开那条语音,他龙哥的声音传出来:
        “嗯,想你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白宇被朱一龙的一记直球打得措手不及,特别开心的不住抖腿 ,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,表情变得认真而专注:
        “寄给你全宇宙的爱,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。”
        多少深情,倾注而出
        朱一龙轻轻的笑了一下,宛如须臾间花开的春天。
        “哥哥,我能打给你吗?” 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哥哥,最近真的好累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 朱一龙知道白宇并不需要他安慰,他只是单纯想找个人说说这些不能宣之于口的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忙的都没时间和你一起吃鸡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再忙一日三餐也要记得按时吃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哥哥,我真的好想你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哥哥,你说你这么好,让我怎么放手啊?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就不放手。”
        朱一龙听见白宇很低的轻笑一声,摄人心魂,嗓音又低又沉:
        “嗯,不放手,这辈子,下下辈子,都不会放。”

        白宇自认是个颜控,而朱一龙的颜又恰好太对他胃口,才有了这后面发生的一切。
        第一次见面,朱一龙冲他笑得礼貌而疏离:
        “你好,朱一龙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恍神,连忙扯出一个大大的微笑:
        “你好,白宇。”
        这场美妙的化学反应,从这一刻就开始了。
        白宇心想,自己大概是着了魔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哥哥,你把门打开。”
        门外站着他的男孩,裹得严严实实的,只漏出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朱一龙此时想起一句烂大街,但是再合适不过的话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他的眼睛里有星星。”

        几年后,镁光灯下,他们双手紧握,十指相扣,白宇依旧笑得张扬肆意,朱一龙只是笑着看着他,仿佛已经看了很多年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家好,这是我的爱人,朱一龙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白宇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一如当年。
        所有人都相信他们会走得更远,更坚定。
        还有什么能妨碍他们呢?


         这,就是他和他的故事。




END

真香

2018.08.28,过去这么久,想起花儿爷二十年后的再遇对吴邪说的那句话【小三爷,跟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】现在想想,解语花呗,您不觉得您有点儿叛逆吗?

一晌贪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晌贪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白鹿
#随笔

#超短

#解雨臣中心向

#主观意向超强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有七个睡觉的地方,其中他最喜欢的是阁楼,尤其是在下雨天。
   
       待在那儿,听着外面“淅淅沥沥”或是“哗哗啦啦”的雨声,感觉就像隔离了整个世界。他可以短暂的卸下属于解当家的责任,喘口气。
  
       他本不该产生这种类似逃避的想法的,但他也是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,再怎么全副武装滴水不漏,也难免会累,会疼。

       在那个小小的阁楼里,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发呆,睡觉,实在无聊还可以翻翻《史努比》漫画,消磨着这难得属于他自己的时光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也会想起很多以为早就记不起的往事,像是那个慈眉善目,教他唱戏,带他走街串巷的老人。现在提起二月红,已经没有太多悲伤的情绪,更不会掉眼泪。最多,微微的叹口气。毕竟他是从小被嘱咐到大,无论如何,是决计不能哭的。

        可被送到二月红那儿学戏时,他才五岁,被推上当家之位时,也才八岁。
   
       他没什么可埋怨的,更何况,怨谁呢?怪也只能怪,他姓解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从他出生那天到现在,他得到了多少,失去了多少,多少人因他而死,多少人因他而活,这笔账,怕是没人算的清。
   
       他以为他自己早就习惯了,可当他在新月饭店认出吴邪时,心底翻涌起的那种近乎羡慕的情绪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 羡慕什么呢?羡慕他天真无邪干干净净,羡慕他眼底依旧一片清明,羡慕他不用手上沾满血腥。抑或是,羡慕他不会成为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阳光铺天盖地的侵袭进来,他微眯起潋滟的桃花眼,整个人宛若从光中诞生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 雨停了。